晓狗】【过龙】【神雕】蝴蝶自在   第四章(二)

4  (2)

 杨过半揽着子龙回到古墓,又护着子龙坐上寒玉床。子龙不住喘着,几不可查摇了下头:“我身受重伤,怎幺还能与寒气相抗?”杨过心中愈惊,暗想:“哥哥受伤竟如此之重。”当下竟一把拦腰抱起子龙到邻室子龙自己的卧房。子龙刚一卧倒,又是“哇”的一声,喷出了大口鲜血,他自己的素白衣衫,杨过赤裸的上身都给喷上大片血色。他喘息几下,便喷一口血。杨过吓得手足无措,只是流泪。


  子龙抬了抬眼皮,又颤巍巍抬手轻轻去抚杨过后脑:“现在哭哭还好,等我把血喷完了,你可不许再哭。”杨过只觉见着子龙这般样态,心好似被重锤一顿痛击,难过担心得一句别的也讲不出口,只不停念:“哥哥,求你别死。”


       子龙又咳了几声:“你怕我死了,这儿只剩你一人,是不是?”杨过不答,倒像是默认了。子龙向后仰了仰,重又合上眼,幽幽低吟:“你是让我将你杀了,还是自己现在出去?”杨过听得子龙这么问,不禁愣住。子龙见他满脸讶异之色,喘着道:“我是活不成了,这墓里你自己还怎么呆得住?要么我杀了你,咱俩一块儿,也算我对得住孙婆婆;要么...你就别...别再管我了...快自己出了去好好儿潇洒快活的。”杨过心中一片惶乱,不知说甚么好。


  子龙又呕了几口血:“这回自己出去...可...不许再随意调皮。我可等不到你了...也...也不能再给你治伤啦!"杨过听到这里,哪还忍得住,刚止住的泪又扑簌簌落下,别的也反应不过来,两只手轮换着去捋子龙胸口。再反应过来时,只见子龙失血已失得神志模糊,沉沉歪着脑袋,血丝几缕几缕从嘴角溢出来。


  杨过无意识替他揩着血迹,突然灵机一动,奔去舀了一大碗玉蜂蜜浆来,回来一扭身坐在床沿小心翼翼将子龙上身搂起来,让他脑袋枕着自己肩窝,颤巍着托着碗去凑子龙洇着红的嘴。子龙意识昏沉,抿着碗沿还是咽得困难。杨过心疼得胸腔内气血止不住翻涌,直接一转手咕嘟嘟自己灌了一大口,抱了肩膀那只手伸长着往上托了子龙下巴,再一低一侧含住了他微微张翕的双唇,舌灵巧徐缓把蜜推渡进去。又反复两三次喂完。最后贴上时杨过往上瞟,视线恰接上了子龙的,小孩儿般呆呆的,拢着的眼睫又跟着颤;又突然想起子龙适才的话,赌气似的也盯回去,还故意地在唇上左右磨蹭一下。这蜜浆疗伤果有神效,过不多时,子龙呼吸沉稳,终于睡过去。杨过心中略定,将他重新放平,自己惊疲交集,再也支持不住,坐在地下,也倚墙睡着了。


  不知睡过去多久,忽觉颈上一凉,当即惊醒。他在古墓中住了多年,虽不能如子龙般黑暗中视物有如白昼,但在墓中来去,也已不须秉烛点灯。睁开眼来,见子龙坐在床沿,呼吸较之前平稳不少,正手执长剑,剑刃横在他颈侧,一惊之下,叫道:“哥哥!你……”


  子龙低声又问了一次:“过儿,你是让我杀了你还是自己出去。”


  杨过只急叫:“我绝不离开你!”子龙语气平缓许多,接着又像陈述事实般:“那我现在就杀了你”杨过顾忌子龙伤势,担心现在他意识不清再添新创,心里想着先夺下兵器,一个打滚,飞腿去踢子龙手中长剑。


  子龙虽内伤沉重,身手迅捷,竟不减平时,侧身避开他这一脚,剑身又横在他颈项旁。


  杨过连变几下招术,但他每一招每一式全是子龙所指点,那能不在他意料之中?长剑如影随形,始终不离杨过身周,攻势愈强,直要将杨过向洞口紧逼。杨过吓得全身出汗,暗想:“难道哥哥竟真忍心杀了我?”危急之下,双掌由着求生欲念下意识一并,凭虚击去,来势正迎向子龙心口。


      杨过悚然反应过来,不顾劲势催逼,生生将积蕴在大小臂方寸之间的力道瞬间流转,掌力略过子龙肩头。


  他双臂均窜过一股近乎断裂的剧痛,脚步虚浮,一个不稳摔将在地。子龙识得杨过刚才所为,手持剑柄跟着急颤,随后一顿一挺,剑尖已点在杨过喉头。他稳了稳呼吸,又沉沉问了一句:“你到底走是不走?”


      杨过想着子龙一剑刺来,自己只有待死,委顿在地,这时呆愣愣抬头,才看清子龙眼内神色:悲悯不舍之意在内且聚且散。杨过与子龙这几年朝夕相处,早已将子龙性格掌握得通透;早明白子龙看似脾气执拗,其实再没有人能比他心肠还软。这时拿剑逼着自己,只怕他最是不忍,就是想着硬把自己吓得逃出去,别再顾他。马上又听子龙缓缓劝道:“你总和我说外面世界好玩得很,之前每次下山不都是高高兴兴的?这就出去罢。以你现下的功夫,全真教的臭道士们已不能跟你为难。你比我聪明得多,以后也不用我来照料你了。”


  杨过明白过来,却是心中大恸,登时再也不怕,狠狠地回道:“我说什么也不离开你!你要杀,来杀好了!”子龙听见这话,持剑手腕颤个不停。他本是顾及自己内伤难愈,若李莫愁趁此机再闯进来,只怕杨过还呆在这儿也会丧命。心里不愿杨过涉险,还想再撑一撑把他逼走,反正时常听他讲外面生活如何多彩快活,这下再不用被绑在自己身边,该是立刻便逃才是。凝视着杨过双目,其中执著快意似汪洋惊澜,又似烈焰狂焚,心里寂寞孤苦之情突然瑟瑟卷来,却哪还强装得下去。当啷一声,长剑落地,子龙也向后坐倒。但见他双眼紧闭,本来白玉般脸色此时更露病容。杨过立刻抢身过去,靠墙坐倒,像喂他蜂蜜时那般让子龙靠着自己,沉默不语,只是轻轻拍着他后背。


  子龙微微睁眼,望向屋室对面石门,缓缓开了口:“再有人闯怕是真护不住你...干什么不走?”杨过还是和他赌着气,又把自己胳膊紧了紧,咬着牙说:“你干什么非要让我走啊!我见不到你的话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你杀我也不打紧。你要是真的死了,我就自杀,到阴间去长长久久陪着你。”子龙听他这几句话虽是负气,却情深无限,没半点假意,胸腔澎湃竟顿时化为宁静,便任着自己半靠在杨过身上,先前重伤垂死的颓态已大为改善,又合上双目长长吐气。杨过见他神色终于和缓了些,悬着的心也落了下。两人窝在石室促狭一角,却觉彼此之间更添柔情,两心具是平和无限,迷迷糊糊地头倚着头睡了过去。


  过会两人悠悠醒转,子龙才向杨过交代了他师父之前所说受激吐血所需调养药物。杨过道:“我这就出去找药,哥哥你乖乖躺着休息。”子龙闭了眼,轻轻说:“自己小心!”杨过点点头,刚欲转身,又回头孩子气般补了一句:“你可好好等我回来。咱俩死也死在一块儿。”子龙又睁开眼,望着杨过露出些笑意:“知道了,我一定等着你,安心去吧。”杨过这才出了石室,去拿了些下山时换的银钱,便即出了古墓。


评论(13)
热度(38)
  1. ninistefan414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最喜欢过龙梗!
© stefan414 | Powered by LOFTER